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寂寥繁體小説 > 曆史 >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 827 還有冇有王法了?(求月票)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827 還有冇有王法了?(求月票)

作者:白擔心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8 10:49:28

三晉屬於華夏內陸中緯度地帶,屬於典型的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擁有四季分明的特點,雨熱同步,光照充足,很適合各種農作物的種植。

晉西北獨立抗日第一支隊在軍事上取得逐步的穩固之後,在經濟上,除了對外的各種商品貿易之外,更多的重心自然是放在基礎農業之上。

對一支隊根據地農業發展的規劃中,在指揮部召開的農業發展會議上,孔捷當時一共提出了三個方麵:

第一,動員民眾和百姓在根據地上下級,包括較為周圍的穩固遊擊區,大量開墾荒地,擴大耕地麵積。

並鼓勵百姓、災民和部隊本身,投入到自耕自救的大生產運動之中。

將土地分配到戶,並嘗試性在一支隊周邊率先施行承包責任製。

百姓們在付出汗水之後,會得到相應的更多的糧食作為獎勵,以合理的應用土地,將百姓們種植土地的積極性調動到最大化。

至於後世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

縱然是極好的製度,但是在眼下時期未必適合,孔捷也就暫時放棄了這個打算。

目前,抗戰形勢依舊嚴峻,特彆是在敵後,對敵環境複雜的環境下,八路軍軍民更應該同仇敵愾。

此時的戰士們,包括百姓們,還是相當純粹的。

大家種地,更多的是想將力量使在一處,能使國家富強、振興、獨立。

是為了信仰和自由而努力。

再加上百姓們對八路軍部隊的擁戴和支援。

孔捷並不擔心大量開墾出來的荒地,冇有鄉親們幫忙種植的問題。

軍民相濡以沫,互幫互助。

種出來的糧食,共同保證百姓以及部隊的吃飯問題。

第二,孔捷特彆提出了對土地和作物進行科學種植、管理的耕種方式。

“所謂科學的種植和管理,到底是啥意思呢?

簡單點講,一個是合理的將土地的利用達到最大化,這一畝地,你總不能隻種半畝的土豆,剩下的半畝地全給荒廢了吧?

還有不少作物是可以套種的,比如咱們種黃豆的時候,它就不耽擱咱們再種點紅薯,隻需要將兩種作物分行隔開,他們不但不會影響到彼此,甚至還可以促進兩種作物的共同生長。

咱們要考慮到土壤的貧瘠與肥沃與否,考慮到讓土地也有一個緩衝的修養的時間……”

“另一個就是育種的問題,大家也知道那些優良的種子,同樣是一畝地,最終的產量,那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甚至是想要快速發展咱們根據地農業的最重要、最有效的方式。

與其咱們在地裡頭瞎折騰,不如把這優良的種子培育出來。

比如咱們根據地的高產土豆,畝產數千斤,如果能把咱們的玉米高粱,花生,大豆,紅薯等等全部培育出類似的高產品種。

一個人種地甚至能管上幾十個,幾百個人吃。

咱們還愁糧食不夠吃嗎?”

當然,這農業的科學種植管理與育種等等。

僅憑孔捷在會議上的這一番話,儘管說的參與會議的不少相關農業乾部們是熱血沸騰,但效果終究有限。

所以孔捷倒是通過係統弄了一本《常見農作物的科學種植與管理》的相關指導書籍。

其中包含的在農業上的各種科學種植經驗和技巧,那可是相當豐富的。

除此之外,為了促進一支隊根據地農業的快速發展。

孔捷還在支隊成立了獨立的農業部。

並任命周愛農為一支隊農業部部長,總領整個一支隊根據地上下農業的發展。

另外,又從根據地上下吸收了不少種地經驗豐富的農民,集中起來,由農業部的乾部們通過科學種植與管理的相關書籍指導,進行特彆的教學。

“至於最後一條,那自然是如何保衛咱們豐收果實的問題。”

孔團長的話語說的明確:

“這些年大家也都知道,咱們軍民處在敵後,本來耕地就不多,每年種的作物到了快要秋收的時候,小鬼子還總會派人來搶糧食,搞破壞。”

“咱們軍民辛辛苦苦這麼久種植出來的糧食,這總不能到了快收穫的時候,卻被彆人竊取了豐收的果實。”

“種的莊稼要是保護不了,那和冇種又有什麼區彆?反倒是變相的滋養了敵人!”

“所以,咱們軍民種的每一塊兒地,咱們軍民種下的每一粒糧食,必須要保證豐收的時候不被小鬼子搶走一分一毫。”

最後,他的話語變得異常犀利:

“這場秋收保衛戰,咱們隻許勝,不許敗!”

……

……

時間一晃也就到了九月下旬。

秋收時分,一支隊上下大量開墾的荒地種植的各式農作物,有不少已經接近成熟,甚至是已經成熟。

比如今年作為重點種植作物的高產土豆,在八月份左右種下的秋土豆。

到今年十月至十一月期間就可以正式收穫了。

至此,孔捷也已經不清楚,眼下一支隊上下擁有的高產土豆,所擁有的數量到底有多麼龐大了。

反正在最初的幾輪種植、擴種、播種之後,那些高產土豆已經多達數百萬斤。

在加上農業部新研究的對於高產土豆種子的脫毒處理。

可以確保這些高產土豆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種植之後,畝產量不會出現大幅度下降的情況。

當初那批隻有幾十斤的種子,作為燎原之火的高產土豆。

如今早已經遍佈整個太行太嶽,甚至是冀中、冀南根據地的角角落落。

伴隨著這高產土豆一同傳播出去的,還有孔捷的大名。

但凡傳言,總會逐漸變得離譜。

有的說就是孔團長培育的這種高產土豆。

還有的說是孔團長機緣巧合之下,不知道從哪兒弄到的高產土豆。

漸漸的,孔捷也就被傳言成這些高產土豆之父。

據說,甚至有一些部隊稱呼這種高產土豆為“老孔土豆”,以此感謝孔捷為大家帶來的這些養活了成千上萬軍民的高產土豆。

八路軍總部方麵,甚至將該高產土豆大量的囤積,作為戰備糧。

……

除了這些土豆之外,比如穀子,也就是小米,在今年六月中旬種植,到九月下旬差不多也該收穫了。

再有七月份種植的玉米、高粱、花生、大豆、紅薯等等。

這些都是秋收的作物。

一支隊指揮部。

在參謀部內牆的牆麵上,此時正掛著一張相較於平時的軍事作戰地圖來說,格外特殊的地圖。

上麵用紅筆標註了大量的紅點,毫無規律的散佈在整張地圖上。

像是灑落在地圖上的芝麻粒,有的大量簇集在一起,還有的是三三兩兩地分佈著。

一支隊農業部部長周愛農,此刻正就著眼前這張地圖,向孔捷、徐國安和李文傑三人介紹著具體的情況。

“團長、政委、參謀長,你們看,我已經將整張地圖上所有的點用紅筆標註了出來。”

“這是眼下咱們根據地上下,所有麵積較大、超過十畝以上的集中管理的農田,在咱們根據地具體分佈的位置。”

“包括鄉親們種的一些農田,還有咱們部隊自己開墾種植,甚至是鄉親們和咱們戰士共同負責種植的農田。都全部標註在了地圖上。”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冇有特彆標出來的,則是耕地麵積較小,分佈在外圍遊擊區,包括一些村莊周邊的,較為分散的小塊農田。”

孔捷點了點頭,還笑著開了個玩笑:

“頗有點百花齊放的意思,這些地圖上開的紅花,看著就讓人心裡頭高興啊!”

周愛農應道:“誰說不是的,團長,在咱們根據地大量開墾荒地之前。

原本的耕地麵積,如果用紅點標註在這些地圖上,可能隻有現在的1/10不到。

但是您瞧瞧,這一年多時間不到,在咱們支隊大力進行開墾荒地,農耕自救的宣傳以來。

僅僅是咱們獨立二團一個團,周邊的荒地就開墾了將近五萬畝。”

接著,周愛農的話語滿是感慨:

“另外,團長,一說起這事兒,我對您呢,隻有兩個字——佩服。”

“中原的旱災還冇有大肆蔓延之前,您就要求咱們根據地周邊,除了開墾荒地之外,還要大量的修建水渠,引用灌既水。”

“確保咱們農作物的用水。”

“後來,中原的災情逐漸蔓延到其他各省,甚至波及到咱們一支隊根據地來。團長,您讓咱們提前挖的這些水渠,果然派上了大用場。”

“要不是得益於咱們提前修建的大量水渠,在旱災蔓延過來之後,咱們的農田受到灌既水缺乏的影響,今年的收成肯定不能有這麼好。”

“另外,最讓我們農業部的同誌們佩服的,是團長您的奇思妙想。”

“您說這旱災逐漸嚴重以來,我們農業部的同誌們,麵對用水逐漸緊張的情況,那打破了腦袋都想不出來的辦法。

怎麼到了團長您這兒,三兩句話就給解決了呢?”

“用打通的竹子做水管,再打上眼,對作物進行滴水灌既,節約用水的同時,又能保證每一滴水都送到作物最需要的根部。

團長,您這法子簡直絕了!”

咳咳咳——

儘管臉皮夠厚,孔捷還是忍不住乾咳了幾聲。

這小子,誇兩句得了,還冇完冇了。

你這麼誇我,我可扛不住。

至於這滴水灌既在農業上的應用,那自然得益於孔捷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見識。

“……行了,你小子就彆一個勁兒的拍馬屁了,說正事兒!”

孔捷打斷了周愛農似乎一點也不準備停歇的話語。

“是!”

周愛農應了一聲,這才轉入正題說道:“團長請看,根據用紅點標註出來的咱們的主要農田的分佈區域。

咱們此次的秋收保衛戰主要集中在這十二大塊。”

說著,周外農在地圖上作業起來,他用鉛筆畫出了十二個近似圓的圈圈。

果然,在這十二個圈圈包裹之下。

流露在圓圈外圍的紅點,就冇剩下多少了,大多是稀疏的分散著。

“所以,這次咱們的秋收保衛戰,主要就集中在這十二塊區域,隻要能把這十二塊區域的農作物全部搶收下來,其餘的就算是全部丟失,對於咱們來說損失也不大。”

孔捷點了點頭,但緊鎖著的眉頭並冇有疏鬆。

彆看周愛農說的輕鬆。

孔捷、徐國安、李文傑三人卻知道,想要保衛這十二塊農田區域的艱難。

一直以來,八路軍在敵後的作戰,主要模式往往都是日軍進攻,八路軍以遊擊戰進行防守。

鬼子對敵後掀起一次又一次的大掃蕩。

八路軍則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反掃蕩。

日軍對八路軍的進攻,最頭疼的就是根本冇有固定的進攻目標,隻能被八路軍在漫山遍野牽著鼻子走,導致最終的大掃蕩無功而返。

《基因大時代》

而眼下的秋收保衛戰,日軍方麵肯定也探查到了訊息。

這十二塊區域,或許此刻就畫在鬼子指揮部的地圖上。

一支隊就是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將固定的土地給轉移走。

如此一來,此次的作戰,日軍就有了固定的進攻目標。

這些根本無法移動的農田對於一支隊來說,再要進行防守的話,難度其實就大的多了。

“近來各縣災情嚴重,鬼子的敵占區受到的波及比咱們根據地更大。”

“再加上不久前咱們多次擷取了日軍的運輸軍糧。”

“這批秋收糧食不僅對於咱們重要,對於小鬼子來說同樣重要。”

“這也是為什麼在這些作物成熟之前,到目前為止,鬼子都冇有對咱們根據地的農田進行過任何襲擾的原因。”

“小鬼子也指望著搶了咱們的秋收糧食好過年呢!”

孔捷繼續分析道:“所以,咱們完全可以想象,圍繞著這些農田展開的秋收保衛戰,鬼子動用的兵力絕對不會少。”

“在目標既定的情況下,鬼子的步兵,坦克部隊,包括飛機、大炮都有可能動用。”

“所以這場秋收保衛戰,同誌們……”孔捷的話語頓了頓,“戰鬥的規模多半小不了呀!”

在一片沉默中,大家就著地圖各自思索著。

半晌,參謀長徐國安開口說道:“老孔,這次小鬼子有了明確的進攻目標,一旦戰鬥開始,咱們將遭受的必定是鬼子的猛烈進攻。

咱們可得做好萬全的預先籌備。

我建議接下來對根據地的軍事防禦部署做出一定的調整,將防禦重心逐漸轉移到這十二塊農田區域。”

周愛農聽得頻頻點頭,支隊上下軍民努力了這麼久,種出來的秋收糧食,那可不然讓狗孃養的小鬼子給糟蹋了。

孔捷冇有立刻回覆,沉默了片刻之後說了一句:“老徐,你說在咱們一支隊,戰士們常說的,最好的防守是什麼?”

徐國安瞬間便明白了孔捷的意思,愕然道:

“我說老孔,你該不會是還想著進攻吧?”

“為啥不行?”

“鬼子選擇進攻,時間、地點、兵力、火力對於咱們而言一概不知。

而小鬼子對於要進攻的農田目標卻是一清二楚,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咱們的防守做得再好,也終究會陷入被動。

被動捱打可不是咱一支隊的風格。

所以我就在想,與其等著小鬼子主動過來攻打咱們,不如咱們以攻為守,反過來率先朝小鬼子發起進攻。”

孔捷擲地有聲地說道。

“老孔,那你想怎麼打?”徐國安問道,所謂“一丘之貉”,他的眸子裡也泛起了精光。

能主動進攻,誰他娘願意被動捱打?

孔捷笑了,笑的異常燦爛,“老徐,這你就湖塗了不是。

這眼見著秋收時節了,咱農田裡的作物成熟了,那小鬼子農田裡的作物不是也同樣成熟了嗎?

怎麼,就允許他鬼子搶咱的,還不允許咱搶他小鬼子的?

還有冇有王法了?”

徐國安:“……”

李文傑:“……”

周愛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