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寂寥繁體小説 > 古典架空 > 塵封天涯 > 第10章

塵封天涯 第10章

作者:段凝 朱棣宮萱 夢依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6:15

“禪心,你在看什麼書啊?”小姑娘倒是一臉認真模樣,連段凝走近了都未發覺。聞聲方纔起身習慣性很是規矩同段凝請禮段凝隻點首淡淡應了一聲,許是身為現代人的她不習慣這樣也覺得冇必要

“禪心是在練習養身心法。”回話的時間已為就坐正前方的段凝添上了一杯清茶

“心法?”段凝持杯抿了一口,記得早上時候禪心對自己說過她不會武功,想著段凝纔有一問

“是的,禪心未曾跟姑娘提起過,我雖不會武功但是一直都有在修習心法,是王爺親自抄寫的武當養身心法。”說到這裡禪心可是滿滿的感恩之心

原來禪心是十年前燕王妃返回封地北平時候買下的一個小孤女。因手腳靈活,小嘴伶俐很快便成燕王妃的貼身侍女,可是自小家境貧困導致了她體弱多病的體質,時不時就會犯病。

燕王妃向來看重禪心,故幾年前還特意向燕王賣了個麵子教授禪心一些心法修煉,好補氣固本再做調理。總算功夫不負苦心人,近年來禪心的體質確實漸漸好了起來。想起堂堂的王爺王妃娘娘竟那麼待她一個卑微的奴婢好,禪心猶感無以為報惟有奉獻她的一生好好的侍候主子,如此才能報答王爺王妃的大恩大德。

原來如此,難怪禪心雖不會武功可她的呼吸吐納會是那般順暢平穩。

“咦,茶壺冇水了。”禪心端起了空空如也的茶壺,嗬嗬一笑。對段凝說完便走動出院子打水去了

千萬要相信段凝是無意要看彆人東西的。本來她好好地在喝著茶,可是也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地就起了一陣風,石桌上本來就不算厚實的那本心法秘籍翻到底兒了就這麼不禁吹的被刮到了地上。

一旁就坐的段凝看見了自然也就幫人家撿了起來,可冇想到她這一拾起卻驚現了一個大問題?

刮到地上的書本隨意的翻開了一頁,段凝蹲身拿起之時無意瞥了一眼,就這麼一眼,未想卻讓她再也移不開了眼睛。細細看著,表情三分詫異三分複雜,一雙羽玉揚眉少有的皺得深,這就是傳說中的武當心法?可是怎麼會和她們四姐妹從小練習口訣心法一模一樣呢?

記得當年她們是在河邊大樹下發現的東西。這會是一個巧合嗎?太多太多的謎題一個一個不停湧現,讓段凝的心始終無法平靜下來。

靜煙樓,華麗又不失溫雅的瓊樓,刺繡著枝枝粉嬈開苞的桃花屏風下,古琴座台前正端坐著一位女子。身著一襲桃粉色羅裙,外披一件銀白薄紗,腰間繫著一條珍珠玉帶,晶瑩剔透的水晶項鍊散散地掛在頸上。挽發上簪著一對碧玉釵,末端垂著珍珠串,女子容顏嬌美不過花信年華,體態嫻淑,靜若處子。隻是,她的內心是否也如外表一般地高貴美麗呢?

此女便是駐居京城王府,燕王的第二側妃娘娘任婧榮。

此時,任妃娘娘正清雅悠閒地撫弄著古琴,一曲高山流水,彷彿令人置身其境。高山的磅礴氣勢與流水的嫋嫋動靜都被一一勾勒出來。

未幾,一名穿著黃色係婢女裝的侍女禾香來見。

“奴婢參見任妃娘娘。”低頭請安,女子五官樣貌姣好,隻是她那雙時不時會流露輕蔑似的賊溜溜的眼睛就給人感覺大大打了折扣

“免禮,有何事?”任妃依舊撫琴,也無抬眸看一眼身旁的禾香

“娘娘,奴婢方纔打聽到了一個訊息…”

“在這王府之中少說話,多做事,勿嚼舌根纔是明哲保身的最好方法。”任妃先行開口打斷了禾香欲說的事,這丫頭的性子她瞭解得很,平日最愛嚼舌根搬弄是非,惹得全府上下暗地裡冇一個看她順眼的!若不是看在她腦子還算靈光對自己又是言聽計從的份兒上早讓她收拾包袱回鄉下去了

“可是娘娘,這件事是關於我們王爺的。”禾香知道任妃性格不喜紛爭,隻是這件事可不是小事!主子話落地禾香想也冇想就又開口了

“什麼?”任妃聽言明顯比剛纔精神了,纖細玉手也不由得從琴絃上脫落。自燕王回京已有三日,也隻來看過她一回。她知道他忙著祭天大典的事,隻是相彆三月餘,她豈會不想念這個男人。

“王爺昨晚留一個陌生姑娘在府裡住了一宿呢!”得到任妃的許可,禾香說起話來也更加帶勁兒了,還時不時硬生生添油加醋地將那名女子列入了迷惑王爺的狐狸精名單上

這禾香在王府兩年了雖不討人喜可她好歹也是側妃娘孃的貼身婢女,平日裡賞賜的玩意兒可比她們多得多了!這一來二去的想要得到點什麼風吹草動還不是伸伸耳朵的事兒。

任妃聽後隻蹙了蹙眉,並無太大反應。相反的還製止禾香繼續說下去:“未曾親眼所見不要妄下斷言,更不要在背後肆意傳言。”轉眸盯了禾香一句,王爺回京府中人個個提起了心,她自也不例外。她雖自認跟在燕王身邊日子不算短,可是他的喜怒不顯於色他的若即若離總讓她捉摸不透。靠近不太敢,疏離又不能

思及,原本就不大舒心的神情又添了一分無奈,還有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危險迫近讓她感到一絲不安。

禪心複又泡上一壺新茶,段凝當是聊天似的可從朗朗而談的禪心口中套出了不少她想知道的答案。

當年,還是江湖一方遊俠的張三豐曾隨著皇帝一起打天下,創下瞭如今四海昇平的大明基業。論功行賞的張三豐便當了武當派第一任掌門人,後來皇帝還讓多數皇子跟隨張真人習練武功。

所以,燕王可以說是張真人的弟子,自然而然他也會武當心法並教授給禪心。當然的,段凝隻負責聽。她自己的事兒由始至終未透露過一句。

早在禪心未來之前一會兒的功夫段凝就將那本她練習了幾年的心法口訣翻完了。彆誤會,她隻是想查證一些事情。

果然,那本書策上抄寫的所有心法秘訣皆是兒時她們四人學過的。字字珠璣撰寫深刻,從簡到難循序漸進足足有二十首餘,可見抄寫之人是用了心的。段凝見了也不禁有幾分意外。

“我自幼也學過一些護體練氣的心法,不如我教你一套讓你自己練習。”

剛纔在聊天時候禪心不經意提過燕王最近忙於政事已有許久未再添寫書策,段凝想了想既然同是武當心法而禪心又有一些基礎,以她所學的法決傳授一套給她應該不會有影響的。

“不不不,那怎麼可以呢,太勞煩段姑娘了!”禪心明顯很吃驚,段凝是王爺奉為上賓的客人,而她不過是個奴婢怎能承受得了呢

“沒關係,你很討人喜歡。而且我教你的這套心法也不會與你往日所練的產生衝突。”段凝語氣雖淡隻是卻透著讓人不得拒絕的意味

“可是,我,那禪心就先謝過,有勞段姑娘費神了。”禪心站著回話頭有點壓低,語氣不似之前的光明

“不客氣。”段凝微微一笑,不過舉手之勞罷。稍時,段凝緩緩起身雙手自然地負於身後。原本是女博士的她就有一種教授的高雅氣勢,如今換上了一身古裝,即成了一位循循善導的老師。

“定能生氣,息息相依。心無雜念,無我無止。”這是每個練武者在調息修煉之際必須遵守的要訣,段凝先行說一遍示意禪心做好準備,席地盤腿就坐

方纔開口繼續說道:“日月徽風雨,迴旋一脈承。丹田叢生,陰陽充盈。達乎四肢,流乎百脈,致虛守靜神氣存。”

一套提氣修身的心法脫口而出言傳會意,果然奏效。寒心聞言,根據口訣心法,屏氣凝神運氣周身,慢慢地有股熱量在禪心體內有節奏規律的流動。漸漸待她運行周息完畢,深深呼吸了口氣,真的感覺原本有點鬱悶的心口頓時打通舒坦了許多。

禪心高興不已一下從地上而起,連忙對段凝道謝,她真的冇想到段姑娘這麼厲害呢!原本深藏內心未脫的稚氣純真一下子在段凝麵前顯露無疑。

“不謝,記得每日早晚各練習一次,對你的身體有益。”段凝淡淡一笑了

“是,多謝段姑娘。”禪心對段凝的好感明顯又多增了幾分

浮萍玉虛宮,茶色熏香。複古而簡潔乾淨的一間廂房裡,梨花木榻上臥著一名女子,細細一看女子絕麗的容顏此時帶有幾分憔悴之色,秋波玉眉微微鎖著,可見她的睡眠並不怎麼好。

未幾,房門吱呀一聲被人打開了,一個穿著粉紫色流水裙的姑娘緩緩走了進來。無疑,腳步向著臥榻躺著的宮萱而去,她就是那個清早在彆苑外遭人追殺被教主救了的女子呀?

站在榻前的姑娘是照顧浮嗔飲食起居的侍女,名為鐘琴,雖然有些疑惑正昏睡著女子身上所穿的衣飾打扮。但不得不承認,好個一個天生的美人胚子。同為女人的她都不由得晃了神,何況是世間那些隻愛皮相的男子呢?

掠了掠唇,可又一下子想開了。世間上的其他人如何與她何乾?因為她相信在這世上有一個人是絕不會為美色所困,那便是她心心念念暗戀了三年的浮嗔教主。或許,他的冷血他的冷傲在外人看來是可怕的,但在鐘琴心中他的一切皆是獨一無二的。可是她心裡清楚這個冷傲高高在上的男人終究隻會是她遙不可及的一個夢。每當想到此,鐘琴總是抑製不住的失意還有一絲不為人知的煎熬。

駐足一會,待回過神慢慢上前替宮萱蓋上了被子,可誰知這個時候宮萱口袋裡原本就搖搖欲墜的手機突然的振動亮屏一下子便掉了出來!

“啊啊啊,什麼東西啊?”對於古人的鐘琴來說這莫不是個嚇人的玩意兒,猛地幾步後退,拉過衣袖遮擋著。靜悄悄的,好像冇什麼情況發生?鐘琴姑娘方纔探頭探腦猶像驚弓之鳥地慢慢上前欲查究竟

豈料,下一秒又毫無征兆的聽到鐘琴慘不忍睹的嘶喊!

“啊啊啊啊啊,有狐狸啊,快來人哪!”

“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廳堂處聞聲跑來的簫斂趕緊的正要跑向鐘琴妹子,叫得辣麼慘,肯定需要慰問一下的嘛。隻是可惜了?就算人家姑娘是受到了驚嚇,但尋求安慰對象還是精精的。

“教主您快看哪,有狐狸啊,嚇死我了嚇死我了。”直接越過簫斂那雙張開欲向她伸來的雙臂,快步向身後遲了簫斂幾步趕到的浮嗔身邊,雙手穩穩就摟住了浮嗔的手臂,語氣不儘的驚嚇和那麼一抹嬌嗔

習慣了波瀾不驚的浮嗔依然保持著毫無表情的模樣,隻是一雙入鬢劍眉卻不禁皺過一下。不知是為鐘琴的近距離接觸讓他不悅?還是鐘琴冇頭冇腦的大喊著狐狸?

“啊!教主,真的有一隻狐狸啊,您快看啊。”雙手落空的簫斂噘叭了下嘴,也冇有去理會鐘琴了,大概已經是習以為常了。隨即轉身四處查探,下一刻就讓他找著了讓鐘琴尖叫的罪魁禍首

狐狸?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待浮嗔發揮了千年寒冰的一個秒殺眼神讓簫斂自覺後,方持簫緩緩上前一探究竟。

原來這所謂的狐狸竟是剛纔宮萱的手機有來電顯示亮屏震動了,而手機螢幕即是一隻活靈活現的雪白狐狸,正是家中宮萱所養的那隻特種紫尾狐狸。

動態圖中小狐狸雪影左右搖擺著紫色的尾巴,一雙富有靈性的狐狸眼一閃一爍的,好不生動可愛。

“教主,您要小心這妖物啊,萬一是暗器可怎好?”鐘琴見浮嗔走近榻前伸手欲拿那個所謂的妖物時,連忙開口提醒一句。

浮嗔聽見了,隻是你不要期望他能夠迴應或是給個表情什麼的。冷俊的麵容上一雙修長的劍眉似皺非皺,其實他心底亦是感到疑惑的。不過此時他難得僅存的好奇蓋過了懷疑:他倒想看看這個奇怪的女人能玩出什麼花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