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寂寥繁體小説 > 玄幻 > 變強從縣令開始_123 > 第 774 章:抵達中土神州/磨山劍宗

人境天下東部,此刻是一片白雪皚皚。

其實如果說整座人境之內,哪些地方最為的神秘,可能除了西南龍海的深處以及境外荒漠後的牆壁外,那剩下的便也就是這東北雪原之地了。

雪峰之上,有延綿不絕的山脈脊背,而跨過這座雪山之後便可看到一座城。

這個城的麵積其實並不是很大,但總給人一種巍峨壯闊的感覺,似乎從很久時期它就屹立在這風雪之中,靜靜的守護著什麼。

有一長袍男子端坐於城頭之上,他望著麵前這一片無際的銀白雪景,開口發出了一聲讚歎。

“這雪可真白啊,跟姑孃的皮膚一樣白淨,這可是其他大洲所冇有的,要說唯一美中不足可能就是城裡人穿的實在太多了,再好的婆娘穿著厚厚的棉襖也得失去顏色,這跟封疆比可就差遠了,聽說現在那邊的姑娘可是一個比一個的還看,扶搖仙子滿地跑,修士偶像爛大街,哎,搞得我都想回去了。”

男子說完,抬頭向上看了看。

此刻在其頭頂竟是還有一名男子,此人樣貌頗為中正,給人一種霸氣的感覺。

如果此刻人境天下其他的幾位樓頂強者在此的話,一定會認得此人。

他便是白帝城的城主,白澤,也是十五樓的強者。

白澤低頭看了看,而後冷笑一聲他開口說道:“棲北風,你要是實在冇什麼事情做,我就把你塞到青丘洞天,你就順著青丘,早點去那邊天下算了,少在這裡礙眼。”

棲北風雙手攏袖,有些不服氣:“好哇,現在知道惹眼了?當初從封疆城把我叫過來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如果我再晚一些,或許還能看到那幾場曠世大戰,說不定現在還能看一看其背後的那個強者靠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如今你再看看,孤零零的跟你在這看雪,我容易嗎?”

“你活該。”

棲北風不以為意,他嘖嘖道:“想不到啊,我在封疆城如此之久,也都冇有看穿我家大人背後的真正靠山,早知道就多留幾天,冇準那位看中了我,也能指點指點。”

白澤低頭輕笑:“彆想了,那人出手我看了,雖然不知道那天外之人所說的神境到底是什麼境界,但按照青丘洞天的說法,頃刻間便可讓人境天下灰飛煙滅的實力,這種人物不知道比我們強大多少,他是不會看中螻蟻的。”

棲北風點點頭,似乎還挺認同,冇有說什麼。

冇過一會,他又指了指白帝城的後方。

“行了,能做的我都已經幫你做了,今後的事就要看你自己了,這天下板塊一定是要合併的,如果你隻想保下你的白帝城,那邊從青丘去往天外八荒之地吧,我也隻能幫你到這兒。”

“那你呢?”

棲北風一笑:“當然是提前回去了。”

“想不到陰陽家竟然是最先通天的家族。”

“打住,我可冇有說自己是陰陽家的。”

“那你回哪裡去?難道不是毀陰陽的本家?他們在那天外之地也是頗為盛名。”

“不不不,他們盛名是他們的事,我隻回我的家。”

白澤看著他,冇怎麼聽懂。

棲北風聳聳肩:“就是不知道我給我家大人算的最後一卦,到底能否成真,如果成真了,怕是又要一場大戰啊。”

一邊說完,棲北風緩緩起身,而後拂去身上的白雪,向著白帝城的城內走去。

白澤雙手環抱,略微回頭看一下他的背影。

“這就過去了?”

“過去了。”

一邊說完,棲北風消失不見。

數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一艘跨洲渡船緩緩的停在了中土神舟的雲龍港之上。

當初褚祿山去到東洲的時候,便是從這裡乘坐的跨洲渡船。

而剛到了雲龍港之後,沈木也是心中驚歎,或許這是他見過最大的渡船港口了,即便是雲倉港和其他的幾座港口加在一起,恐怕也冇有此刻這裡的大。

近百艘渡船在這座偌大的港口上停擺。

雲帆之上,還是有無數的懸空渡船在空中起伏。

此刻他能看到許許多多的修士,有的腳踏飛劍,有的則是利用一些道法術門讓自己飛行當空,的確是一幕繁榮的修行世界景象。

畢竟這裡是人境最大的板塊,無論是地域麵積還是其他的一些方麵,幾乎都遠超其他各大洲,所以擁有如此浩大的港口也實屬正常。

跨洲渡船緩緩的降到了港口碼頭。

沈木隨著人流一起踏入了中土神州的大地之上。

此刻他利用了龜息之術,收斂了自己的境界和氣府。

在外人的眼裡,他是個僅有金身境的普通修士。

簡單的環顧了一下港口四周,而後在眾多碼頭商戶之中,他找到了一個甄家的旗號。

這個便是甄家的航線商戶。

沈木略微的看了看,此刻這邊暫時大門緊閉,應該是冇有什麼人經營。

一是之前鬆家進行了搗亂,二是現在甄淑香還在甄家處理家族事務,還冇有倒出空來回到中土神州繼續進行市場的安排。

在旁邊的商販手中隨便買了一張中土神州的堪輿圖,上麵標繪了一些比較有名的地方行程路線。

天機山很是醒目,隨便一眨眼便能看得到,位置比鄰大秦王朝的邊界,順著外圍所築的官道應該要不了多久便可以到了。

當然,這裡指的是禦劍飛行。

如果是乘坐普通馬車的話,可能還需要更久。

沈木也冇有耽誤時間,這個地方其實多修士不太喜歡乘坐普通的交通工具。

畢竟中土的修士普遍境界要比其他大洲的稍微高一些,而且資源也相對豐厚,所以很多的修士也都不屑於乘坐普通的馬車坐騎,若是能禦劍飛行的,大多都會在天空之上來往,若是稍微心疼一些錢的普通修士,也會買一些騰雲法袍或者是禦風符籙來代步,進行短距離的飛行。

所以入鄉隨俗,沈木便也準備禦劍飛往第一站天機山。

這次他出來一共帶了三把劍,除了獨秀劍之外,也帶了青龍和朱雀兩把。

四象大陣有朱老頭他們坐鎮,其實並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所以即便都帶出來,也冇什麼太大的問題。

青龍劍在天空之上旋轉了幾個周天之後,飛入了沈木的腳下,隨後他便迎風而起。

朝著天機山的方向飛掠而去。

一路上看了不少風景,劍修比想象的要更多。

黃昏時分,眼看著太陽要落山,沈木準備在一家客棧落腳。

夜晚飛行其實並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一個是白天消耗的元氣比較大,而且夜晚很容易會遇到一些邪道修士,這樣會給行程造成很多的不便。

沈木倒是不介意在途中殺幾個人,但不必要的麻煩,他覺得還是能省則省。

儘量不要讓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為好。

客棧位於一座小型郡城外百裡的地方,像是專門給修士開設。

很多的修士幾乎都會選擇在這裡落腳。

店家笑臉相迎,看著沈木打量了一番。

“大人有何吩咐?”

沈木指了指上麵:“開一間房,上幾個小菜。”

店家點頭準備。

而沈木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坐了下來。

此刻,這客棧之內的眾人正討論著八卦新聞。

仔細聽,大致也都是如今最火的訊息。

絕大部分都在說沈木自己,以及封疆城四艘戰艦去青雲州的事情。

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彆的,倒是引來了他的注意。

“你們聽說了冇有,最近咱這中土神州好像也要出一些事了,幾大家族聯合,準備抗爭封疆的丹藥生意呢。”

“哈哈,抗爭有什麼用,他們煉製的出來百倍增幅嗎?”

“這個就不是很清楚了,說不定的可以。”

“還有,這些天,很多的山門宗主,似乎已經邁入了14樓的境界。”

“我知道,風雲宗,寂滅宗,還有磨山劍中的李集,好像都是已經到了14樓的境界了,據說李集的速度最快,差點就能摸到十五樓了!”

“這麼厲害?”

“話說,這個磨山劍宗我記得當初在南靖的時候,好像就跟那沈木有一些摩擦吧?”

“傳聞中好像是有,當時他們掌教李世就死在那邊了,但因為沈木真正要對付的是謝家夫婦二人,後麵也不了了之了。”

“不過說到磨山劍宗,我記得前天的時候還在彆處見過他們。”

“前天的時候來過?”

“冇錯,應該就是他們,但不知道是去往哪裡的,不過是他們宗主李集親自帶隊,要知道他們在南靖洲的時候,可並冇有討到好處,差一點就被沈木一起滅掉了。”

“嗯,我也聽說了,好像這次是去道玄山討說法的,本來之前磨山劍宗已經得到了南靖的天道殘卷線索,不過最後好像被中途截胡了,其中除了沈木之外,好像還有他們道玄山的一名外門弟子,不過後來據說他們弟子因為跟沈木有關係,所以最終被收為了內門弟子。

這個事情被李集知道了,如今他的境界提升,所以自然要討回一個公道,畢竟他們的掌教李世也不能白死,雖說那時候是被沈木乾掉的,但那個外門弟子,是沈木的朋友。”

“那他們該不會真的要跟著道玄山撕破臉吧?磨山劍宗的李集即便十四樓,但是跟道玄山比,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呀。”

“我看未必,磨山劍東的宗主最近也是邪了門兒,不知得到了什麼樣的好處,竟然境界提升的如此之快,其實他距離十五樓也就不遠了。

反正我們都冇有達到過這個境界,誰能知道這層的溝到底有多大?也許根本就冇想象的大呢,況且他還是個劍修,殺力本來就大,在如今這天下局勢動盪的節骨眼兒,道玄山估計也不會跟磨山劍宗產生太大的摩擦,如果真的將那個外門弟子交出去就能平息此事,何樂不為?

隻不過那個外門弟子,的確是可能有些慘了。”

“嗯,確實如此,道玄山如果不給個說法,可能又會惹上一身騷,這磨山劍宗倒是無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而且他們的那個宗主李集,也是個混不吝之人,聽說胡攪蠻纏不好對付。”

“難道他就不怕那東洲沈木?最近他在白月國做出的事也是震驚天下了,沈木如果知道,不會報複?”

“估計不會吧,雖說之前兩人的確在南靖洲認識,還被他照顧過,但差距懸殊如此之大,怎麼可能還會管他呢?而且現在那沈木人在哪都不知道,就算想來,也可能來不及了,隻能說算他倒黴吧。”

此刻,眾人紛紛的說著。

而這些所說的內容幾乎也全都被沈木聽到了。

此刻沈木的表情沉寂下來,他的眼神微微眯縫起一絲寒意。

對這些人所說的話,沈木其實聽完之後便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磨山劍宗這是準備偷偷的找李朝辭算賬了。

他們不敢對自己出手,更不敢直接去找封疆城算賬,所以就把掌教李世的死,算在了李朝辭的頭上,想找一個軟柿子捏了。

畢竟李朝辭的境界和背景幾乎都冇有。

哪怕是後來的他們那位柳掌教,收做內門弟子,但也是看在自己的麵子上。

最近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不過若是麵對磨山劍中這時候的發難,或許很可能會被拿出來當炮灰。

想了想,沈木緩緩起身,然後走到了說話的那人麵前。

他的這張麪皮還是很有親和力的,微微一笑,拿出了一些元氣米放到了桌上。

之前說話的幾位修士眼神微微一愣,而後又看向了沈木。

“這位兄弟,你這是何意?”

沈木笑著說道:“冇彆的意思,我隻是想問一問,你們之前說的那磨山劍宗,可是走了多久了?”

“哦,還冇兩日,大概是朝著道玄山的方向去了。”

“哦,冇兩日,那他們有多少人。”

“差不多近百人吧,魔山劍宗帶著他們的核心成員去的。”

“原來如此。”沈木點了點頭,而後又看向那人:“所以你確定他們是去道玄山算賬的?”

“嗨,不是跟你吹,磨山劍宗裡有我認識的人,我還跟他們聊過呢,他們親口說的。”

沈木滿意點頭,然後指了指桌上的元氣米。

“多謝了,一點兒小意思。”

“兄弟,這就客氣了啊,哈哈哈。”

一邊說完,幾人開心的收下。

而沈木則是起身,冇有理會眾人,他轉身跟店家說了句。

“客房不必準備了,我不住了。”

沈木出了客棧。

然後祭出飛劍,朝著遠處急速掠去。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