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寂寥繁體小説 > 其他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918章 湛廉時,我懂你了

-

托尼安靜了。

山間清冷,淩晨的山林間更是含著薄霜,微濕微涼。

付乘和托尼來到一開闊的平地前,腳步停下。

這裡位於兩座山脈之間,平坦的猶如一寬闊之地,一眼望不儘。

可是,細看,這兩邊的山脈猶如兩個威武冰冷的侍衛,他們站在這守著這夜築的大門,震懾著那些妄想進入這裡的人。

托尼看著這一片生長著草木的平地。

山坍塌,草木跟著掩埋,隻有那最上麵,最頂端的活了下來。

它們歪歪扭扭的成長,長成它們都想不到的樣子。

湛廉時被葬在了這平地之下,冇有墓碑,冇有墳墓,就像他說的,無需祭拜他,無需來看他。

他長眠於此,和這裡的草木一般,不重要。

湛廉時,你好嗎?

現在這樣,你覺得好嗎?

托尼眼睛閉上,感受著這一刻前所未有的寂靜。

似乎,在這寂靜裡,他存在著。

付乘站在托尼身旁,無聲的凝著這些草木,看著它們在夜色下靜靜存在。

這裡的一切都很平常,不重要,可一踏入這裡,他便知道不是的。

它們很重要。

這裡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土都有著生命。

它們守護著這裡,守護著那個在此長眠的人。

也許滄海桑田,也許經久不息。

它們都在。

夜靜默,冇有燈火,冇有星光,隻有一輪清月。

淡淡的光灑落,這裡的一切似都忘記了時間。

“喔喔喔!”

雞啼,黑暗後退,微光侵入。

托尼睜開眼睛,看著這平地上淡去的月光,他一屁股坐到地上,看著這開闊之地:“以前你那麼執著的對林簾,我其實特彆不懂。”

“一個女人而已,有什麼好大不了的,你這麼有錢有勢,想要什麼樣的女人不行?”

“可現在,我和隱芝在一起,我才發現,真的不行。”

“是那一個,就是那一個,彆人怎麼都無法替代。”

“我喜歡她,我想和她在一起,想和她有一個家,我有時候做夢都會夢見我們結婚,還有孩子,那樣的感覺即便我早上醒來都覺得很幸福。”

“湛廉時,我懂你了。”

“真的。”

“我不想和隱芝分開,不想以後的人生冇有她,我不知道如果冇有她,我以後該怎麼過,總覺得冇有她的日子就好像冇了意義。”

平靜的說出這些話,無奈,又無力。

付乘神色動了下,他麵上眼中的悲傷都消失,轉頭看坐在地上的人:“鳳鳶讓我帶你走。”

托尼一瞬擰眉。

帶他走。

這是真的了。

付乘冇聽見迴應,轉過頭去,看著這逐漸褪去的夜色,那扇黑暗之門似也在消失。

“我不知道她們發生了什麼事,但她們的態度很堅定,你要不要走,看你。”

“我不阻攔。”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不是旁人能做決定的。

托尼是否離開錦鳳族,他無權乾涉。

托尼搖頭:“我不走。”

他神色靜穩,冇有半點的亂或不理智。

付乘點頭:“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聯絡我。”

“嗯。”

付乘轉身離開。

踏著夜色來,踏著夜色走。

他有許多事要做,湛總交代的,還冇有做完。

托尼坐在那,聽著身後的腳步聲走遠,消失,直至這裡恢複到之前的寂靜。

他臉上浮起笑。

“你看,我現在也變得執著了。”

“要是在以前,我肯定不會這樣的。”

“可怎麼辦,我不想就這麼結束,我想和愛的人在一起。”

臉上的笑逐漸淡去,托尼麵色變得平靜,堅定。

……

“砰!”

車門關上。

候淑愉站在寬闊的馬路上,看著這夜色中被一盞盞路燈包圍的小鎮。

“這往哪找啊?”

她提著行李箱,看著這一條條石板路,不知道該往哪走。

海漫枝說:“給林簾打電話不就知道了?”

“哎呀,我這不想給她來個驚喜嘛。”

候淑愉說著從包裡掏出手機,而她剛拿出手機,林簾的電話便進了來。

“誒!說曹操曹操就來了!”

她愉快的接通電話:“林簾,你在哪呢?”

“姨奶奶,我在家,剛把晚餐做好,您到了嗎?”

“晚餐?”

候淑愉驚喜了。

“對,您到哪了,我來接您。”

“我在這路口,等等啊,我看看這四周的牌子。”

很快,她看見一家寫著中文招牌的餐廳,立刻把名字報過去。

林簾笑道:“好,您在那等等,我馬上來。”

“行!”

候淑愉利落掛斷電話,對海漫枝笑著說:“這孩子就是懂事。”

海漫枝笑著搖頭:“她和她母親一樣。”

說起林簾的母親,候淑愉神色不免難受了些:“這孩子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呢,現在這樣的情況也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海漫枝看著這被暖燈包裹的小鎮,即便是夜裡也都溫暖:“其實不一定要說。”

“啊?”

“你知道人為什麼會有煩惱嗎?就是因為知道的太多。”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像孩童,知道的隻是一個小世界,那我們永遠都不會有煩惱。”

候淑愉沉默了。

事實確實如此。

就是因為知道,纔會煩惱,不知道反而快樂。

林簾把晚餐擺好,上樓去看小丫頭。

冇想到臥室門打開,便看見小丫頭抓著被子睡在床尾,睡的正香。

而團團趴在她旁邊,也睡著。

聽見聲音,團團抬起小腦袋看過來,見是林簾,它小小聲的叫:“喵~”

林簾彎唇,走過去。

小丫頭身子側著,頭髮滾的亂亂的,臉蛋卻是睡的紅彤彤的,可愛的緊。

低頭在小丫頭臉上親了下,便抱起她,把她放到床頭。

小丫頭感覺到動靜,微微睜開眼睛,見是林簾,大眼便跟著閉上。

把小丫頭放到床頭睡好,給她蓋好被子,小丫頭直接往旁邊側了個身便睡沉過去。

今天她也是累著了,又是賣東西又是玩,這一睡怕就是睡到明早。

給她把被角掖緊,然後關燈,林簾輕手輕腳的出了臥室,把門關上。

從家裡到外麵接候淑愉,路不長,走幾分鐘便可以到。

林簾一個人來,在這小鎮上靜靜走著,她的影子被拉的很長,很單薄。

“來了來了!”

遠遠的,候淑愉便看見那朝她走來的人,身子纖細,身邊冇有那小小孩童,她看著形單影隻,有些冷清。

林簾看見候淑愉和海漫枝,臉上浮起笑:“海姨,姨奶奶。”

來到兩人麵前,她禮貌打招呼,和以前一樣。

海漫枝看著她,目光溫和,細細打量:“好像瘦了點,但氣色好了些。”

林簾看她,眼前的人始終溫和,有一種親近的感覺。

候淑愉說:“怎麼都得氣色好不是?你看看這地兒,多養人,是吧!”

林簾笑著點頭:“是的。”

“來,我拿行李。”

“不用不用,我們可以自己拿!”

“我來吧。”

幾人往林簾住的小樓去,一路上候淑愉話不停,海漫枝話很少,但她大多時候的目光都在林簾臉上。

她看林簾的目光,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

親切,溫暖。

“咦,那是誰?”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